【庄赵】嘉林爱情故事 26

为了赶上庆祝儿童节的活动,我终于在天亮之前写完了...
后半部分为“楼诚的六一” tag 投稿。

26.

在国外呆了太久,庄恕几乎已经对春节没了概念。洛杉矶华人虽多,除夕的气氛要浓厚一些,可总归也不能享受法定节假日。人们上班上学,一家子要想聚齐几乎不可能。这么多年下来,他已经习惯在感恩节,圣诞节,复活节和家人聚在一起,吃火鸡,搭圣诞树,拆礼物,或者陪着六个小孩子满院子找彩蛋。

刚到美国的时候,庄恕逼着自己忘了过年这回事。亲戚朋友的欢笑,长辈的红包,热腾腾的饺子,空气里散不干净的硫磺味,都曾经被他艰难的埋葬在幼时记忆里,再也不敢翻出来回味。

这个天降恩典一样的除夕夜他从未期盼过。赵家父母准备了地道的年夜饭,四个人一边看春晚一边打麻将。庄恕学的很快,一圈下来他就能想办法让赵启平点炮。赵启平惨输几把之后终于顿悟,当着父母的面不好发作,只能狠狠瞪他。庄恕依然笑眯眯的问他要不要再喝点茶去去火,两人用脑电波安静的交流。

-回家你给我等着。
-好啊,你来啊。
-!!!你是不是觉得我真的不敢!
-是。

赵启平红着耳朵闷头灌下一杯冻顶乌龙。

庄恕和赵家父母聊了很多。除了母亲的冤屈,他一五一十交代了自己的经历,完全没有隐瞒自己被收养到美国的事实。关于回到仁和工作,他只是说为了报答扬帆院长当年相助的恩情。赵夫人点点头,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那...等合约结束了呢?你得回加州了吧?”

庄恕和赵启平同时愣住了。

当下的日子太甜蜜,怎么算都还有一年多,庄恕还没有舍得跟赵启平正式坐下来谈论这个问题。他不敢保证自己能留在嘉林,也不敢提出让赵启平辞职跟自己回美国。张了张嘴,还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赵启平起身抱住妈妈的肩膀,“我们心里有数的。真到了必须选择那天,一定好好商量。现在你就让我们安心过日子,好不好?”

赵夫人拍拍儿子的手臂,“我当然明白。我只是想告诉你,做选择不要顾虑我们。往后的日子是你自己的,只要你生活的好,我们就高兴,知道了吗?”

赵启平收紧胳膊,红了眼睛,“嗯。”

后半夜庄恕自己回了家。临走前,赵夫人给了他一个特别厚的红包。他一捏就知道差不多一万块,实在不好意思收。赵夫人把红包塞进他的大衣口袋,“这是规矩。一万零一块,给我们儿子万里挑一的...另一半。你要是不收,可就是不认我们了。”庄恕在夜色里红了脸,弯腰拥抱了赵夫人,在心里悄悄喊了一声,“妈。”

他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身边没有熟悉的体温,脑子里全是两年后有可能要和爱人分隔两地的事实。正模模糊糊,他听到卧室的门打开,另一侧的床垫陷了下去,带着寒气的躯体贴上来。

庄恕翻身,把人圈在怀里焐着。

“怎么跑回来了?”

“我在床上躺了好久也睡不着。”

“我也是。不抱着你完全不能睡。”

赵启平闷了一会儿,突然起身,“庄恕,我还是没有...”

庄恕知道他要说什么。把人按回怀里,“嘘...睡觉。”

过了好一会儿,赵启平的呼吸才变得缓慢悠长。庄恕借着微弱的亮光摸他的脸,看到眼角一道残留的泪痕。

*****

初六那天是情人节,医院早已恢复了正常上班。赵启平对自己在年前联欢会上唱歌造成的大面积杀伤无知无觉,直到中午去办公室的时候,看到一大桌子署名或是匿名的,各种各样,来自各个国家的,巧克力。

赵启平美的颤抖,心想总算扳回一城。他拍了照给庄恕发过去,半天等来一句,“今天还有惊喜哦,亲。” 赵启平正纳闷庄恕什么时候开始逛淘宝了,就听见办公室门口传来姑娘们的尖叫。

“请问是赵启平医生吗?”

赵启平条件反射一样的抬头说您好哪里不舒服,入眼是一个快递小哥,抱着一大大大捧,火红的玫瑰。

“您的199朵玫瑰花。请查收。”

门外的护士们都疯了,争相竞猜到底是谁有这么大本事泡到了我们赵医生。赵启平捂着脸签字,卧槽...

庄恕你给我等着!不榨干你我特么不姓赵!

当天晚上,赵启平把那束玫瑰插遍了家里的角落。在浴缸里,在大床上,他把花瓣洒到每个地方。最后,他把玫瑰花瓣铺满自己的身体,任由庄恕一点一点的用牙齿咬掉,再用舌头和嘴唇,落下一个替代的红痕。

感觉到赵启平的高|||潮来临,庄恕故意放缓节奏,哑着嗓子问,“赵启平,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赵启平急红了眼,掐着庄恕的脖子,“要你的命!我他妈...我他妈要你的命!”

庄恕挣脱,把赵启平的双手反剪到背后,进|||攻的更凶更猛。“我给你!我给你我的命!只要别让我离开你...”

两人瘫倒在一起,每一寸皮肤都尽可能地贴合,舍不得有半点的缝隙。

*****

嘉林的春天来的特别早,三月份花就开满了全城,五月份就已经热得不行。春节后,庄恕的生活除了上班值班加班,还多了和赵启平去看父母这一项内容。赵启平自己的房子他基本不再回去,庄恕空下来还得去踩踩点,擦擦灰。一忙起来时间就过得快,转眼又是一年的六月一号,他们俩在仁和,已经工作了整整一年。

他们俩谁都不记得这个日子,反倒是扬帆提醒了他们,赵启平下班之后又拉着庄恕去吃了和一年前的今天一样的炒面卤蛋炸豆腐。时间的力量真的不容小觑,三百多个日日夜夜,就可以把一个完全的陌生人,融入你的骨血,嵌入你的生命。

六月一号是儿童节,大孩子小孩子尽情撒欢的一天。时间还早,天光还亮,两人一路溜达到了附近常去的一个商场,遍地都是缠着父母要礼物的祖国花朵。

今天商场里的电动游戏区打折,充游戏币的价格是平时的一半。赵启平嗷嗷要玩,庄恕只好去排队买了两百个币,发愁这得玩到什么时候。

可是他低估了那些日本进口游戏机的魅力。

俩人就像较上劲一样的比赛。投篮,保龄,射击,打猎,赛车摩托车开飞机,直到Guitar Hero和太鼓达人。庄恕到最后敲的手都抬不起来,赵启平还有力气去跳舞毯上兴致勃勃的吸引围观群众。他也不想想,来自美帝大农村的庄教授,怎么能比得过从小玩到大的赵医生。

为了挽尊,庄恕看见夹娃娃机,非要一显身手。按他的话说,就是只要哥哥姐姐和另一半去过二人世界,孩子们肯定扔给他。他凭空练就一身夹娃娃的本领,把一群熊孩子收拾的服服帖帖。

赵启平激动异常,表示自己最崇拜的就是能夹娃娃的人。可庄教授应该想到,如果两个国家的夹娃娃机一样傻,以中国人民的勤劳和智慧,大概没有一台机器里还会有娃娃剩下。

结果就是,白扔了十次游戏币,庄恕一个都没夹上来。

!!!

赵启平的盒盒盒盒响彻全场。庄恕气的要疯,转身就走,赵启平追上来一通好哄。

再也不要过儿童节了!庄恕忿忿。

赵启平一时无语。这位大哥,你看看你脸上的褶子,大概没有一个小朋友会相信,你在和他们过一个节日吧...

评论(49)

热度(259)

©灰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