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贺陈/庄赵】明氏公寓 (完结篇)

写完啦写完啦!不用再纠结标题啦!

我司 @楼诚影视文化公司 双十二还有活动吗?继续送给可爱可敬的LowCityarmy太太!视频请戳:这里

特别特别长预警。

上一更的凌李车,回头看看还是觉得不够来劲。我重新改了下,又加了把我自己都腻歪死的后续,放在一个外链里了。谢谢大家的理解,么个大哒!

--------------------- 我是话唠的分割线-------------------

29-30

31.

庄恕和赵启平夜里一点半到的南京。

跑高速怎么也比连台手术和值大夜轻松。随便找个快捷酒店,稍微眯一觉就能恢复体力。赵启平又饿又馋,根本没睡踏实,七点不到就蹦起来,拽着他庄老师出门觅食。

赵医生行动力一流,照着攻略大街小巷地蹿。牛肉锅贴,鸭血粉丝汤,鸭油酥烧饼,蒸饭包油条,一点儿不落全都划拉进肚子里。好吃是真好吃,庄恕捧着汤碗感叹:“我就不明白了,美国人连特么火箭都能回收再利用了,就做不出一碗能喝的酸奶。要么甜得糊嗓子,要么就跟喝墙皮似的……”

赵启平满嘴油条盒盒乐,含含糊糊念叨:“这刚到哪儿啊。庄老师别回去了呗,八大菜系还拴不住你的胃啊。”

庄恕愣了一下,没接话。

赵启平才反应过来,自己究竟天真并且逾距到了什么地步。

他哪有那个立场要求庄恕做选择。

两个人从暧昧互撩,到现在夜夜相拥而眠,不过三五个月的功夫。他们做尽人间亲密之事,也从未有人说过一句,我喜欢你,我爱你,我想和你走下去。

他不知道庄恕究竟把这段关系当什么。

出于喜欢,出于崇拜;付出感情,打开身体。赵启平心甘情愿。

可他受不了苟且。

32.

赵启平叼着饭团,越想越生气。一会儿气庄恕,一会儿气自己。

热腾腾的餐桌上,瞬间覆盖一片下着雨的乌云。

是赵医生的脸。

还没等庄恕组织语言,手机在桌面上哇啦哇啦叫。科里来电话,提醒庄大夫别忘了下午的手术。赵启平顺水推舟:“咱回去吧。谢谢……谢谢庄老师带我出来玩,庄老师辛苦了。”

客气礼貌,可庄恕听着那叫一个难受。

赵启平打第一天起就没和他这么见外过。

早晨堵车堵得厉害,磨蹭半天也没出南京市区。赵启平不太想说话,自顾自连上音响听某网综音频版。那期辩题是结婚前要不要啪啪啪,是否应该因为一方坚持不啪而分手。节目很逗,他和庄恕听得挺乐呵,直到一个导师结辩发言。

那位导师在美国待过很久。他说就美国人普遍观点,尤其是加州的年轻人。吃饭,约会,回家啪啪啪,根本不能代表确立某种关系,最多算作dating。除非某次晚餐点了甜品,并且出去看了电影,才表示愿意更进一步发展,把对方当做长期发展的男女朋友。

赵启平窝在副驾驶,默默端详身旁傻笑的庄恕。

美国,打钩;加州,打钩;年轻人……三十五六应该不算中年吧……妈的打钩!

赵医生拍案而起。

“庄恕!你从来没请我吃过甜点!也没带我看过电影!你什么意思啊你!!!”

庄恕吓一跳。等琢磨过来赵启平的意思,火冒三丈,一脚急刹停在路边。

“赵启平!我愿意开三百公里的车带你吃早点!你特么纠结我没请你吃过甜点!你还有没有良心!”

赵启平保持着腾空而跃的姿势,眨巴眨巴眼睛,傻了。

庄恕明知下午有手术安排,依然会为了自己的一句“想吃”,毫不犹豫地来回奔波六七百公里。

被宠着爱着还不自知到这个份儿上,赵启平你特么……

他悻悻跌回座位,一双手在大腿上来回搓,脸上都丧透了。庄恕气得像一只涨起来的河豚,转身开门下车,也不知道要去干什么。

赵启平绝望地低头。这回算是完了蛋了。

没过多久,庄恕坐回来,板着脸递给他一碗红艳艳的汤水。

浓郁的桂花香在鼻端炸开。

是糖芋苗,南京最出名,也是最美味的甜点。

赵启平赶紧喝一勺,扳过庄恕的大脑袋就啃。

小巧的芋头在两个舌尖推来搡去,桂花糖浆顺着嘴角流下来,又被对方舔舐干净。庄恕受不了赵启平圆眼睛里的情意,双唇轻轻啄上那排漆黑的睫毛。 

“我想为了你留在这儿……你说我把你当什么。”

赵启平鼻尖酸得厉害,水汽一点点聚在眼眶。“庄恕……我爱你。”

庄恕抬手抚上他的脸颊,吻得更深更深。

直到很久以后,赵启平跟着庄恕万水千山走遍,米其林餐厅花里胡哨的甜点不知吃过多少。可在他的心里,什么都比不上那个吵吵嚷嚷的南京清晨,两人用了好长时间才喝完的那碗糖芋苗。

33.

陈亦度整个周末都沉浸在来自亲戚朋友们的温暖关怀里。“回国了呀?多少年能把学费挣回来呀?升职前景怎么样啊?有女朋友没?没有啊?我一个邻居/朋友/同事的女儿很好很好的嘞……下礼拜我约你们见面……”

苍了天了,还能不能给我一点儿活下去的希望?

总算挨到完成任务,陈亦度逃命似的回到别墅。推开大门他才明白,亲戚朋友们对自己的暴击还算温柔。

客厅炸了锅一样的热闹。凌远抱了床单被罩去洗衣房,匆忙和他打个招呼。李熏然如愿以偿拆了石膏,正身轻如燕地四处蹦跶,紧身背心遮不住的地方满是红红紫紫的痕迹。

陈亦度觉得自己就快瞎了。

庄恕正忙活收拾岛台上一大堆外卖餐盒,食物香气填满整个屋子。赵启平见他回来,勾着肩膀把他往厨房拽。“还是你有口福,我俩一大早从南京人肉快递来的,赶紧说谢谢。”

陈亦度听着新鲜:“大周末还出差?庄老师去开飞刀了?”

“跟院长住在同一屋檐下还敢开飞刀,反了他了。”赵启平整个人就像裹了一层蜜,看向庄恕的眼神都往下流甜汤儿。“他带我上南京吃早饭去了。”

这个世界怕是不能再好了。

陈亦度坐在岛台前面的高脚椅上,往左看是凌远和李熏然柔情蜜意,往右看是庄恕和赵启平你侬我侬。

我为啥要回来啊?我就该去流浪。

他脑内把一整个星期都杳无音信的贺涵剐了三千五百刀。

34.

天地良心,贺涵真的没有玩儿什么欲擒故纵。

他实在是太忙了。

带着队伍驻扎在客户公司,自己能支配的时间几乎为零。一睁眼满屏新邮件,直到深夜才能拖着已经透支的大脑回到酒店,昏倒前连洗个澡都是浪费时间。回回倒在枕头里找出和陈亦度的微信对话框,还没开始构思手机就拍到脸上。

砸都砸不醒的那种。

以前俩人好的时候,这种情况也有过,陈亦度完全能想象贺涵现在四脚朝天的倒霉德行。泰迪熊占据了贺涵的那一半床,夜里他抱着熊胳膊,手机就放在枕头边。声音开得挺大,生怕错过什么电话和信息。

迷瞪瞪快睡着,好像都能听见贺涵在泰迪熊那边温柔的声音和清浅的呼吸。

陈亦度骗得了贺涵,骗得了李警官,可唯独骗不了自己。

好在这种抓心挠肝的等待马上就要结束了。

别墅里三个医生和一个警察又恢复了神龙见首不见尾。赵启平恨不能长在医院,凌远和庄恕去外地参加学术会议,李熏然刚回到警局上班就赶上一个大案子。这两天上下三层楼就陈亦度一个人来回晃荡,随便出点儿什么动静都能把他吓个半死。

比如来自贺涵的微信视频请求。

陈亦度刚解决了一大碗麻辣烫,正叼着牙刷嗡嗡,能把植物人吵醒的手机铃声差点儿让他吞了满口泡沫。屏幕上是贺涵的红血丝肿眼泡,人瘦得显着头都小了两圈。

“阿度,阿度,你听得见吗?画面卡不卡?”

他装作满不在意地漱口:“挺清楚的,你说吧。”

已经晚上八点多,贺涵看着好像在超市里。“我明天上午最后一个会,下午的航班回家。那个……我实在没时间逛街,给你买点稻香村回去吧。”

他把手机镜头贴近玻璃柜:“我挨个照过去,你想要哪个就喊停。”

哼,还算有点儿良心。

陈亦度看哪个都好吃,花花绿绿挑了满满一大盒子。称重结账,贺涵没挂视频,带着心上人走在京城的秋风里。

街上行人匆匆,有些怕冷的早已裹上了围巾和大衣。贺涵身上只有一件白衬衫和单薄的西装外套。陈亦度有点急:“你看看别人都穿什么,这么大人了都不知道增减衣服吗?”

贺涵盯着陈亦度皱起来的浓眉。脸上温柔的神情,把他头顶灿烂金黄的银杏叶都衬得黯然失色。

“看着你就热血沸腾,一点儿都不冷……阿度,我很想你。你等我回去,我有话和你说。”

陈亦度绷着脸点点头,颧骨染上一层淡淡的红。

你快回来。我也很想你。

35.

陈亦度一整天都心神不宁,五点不到就装病溜回家。一小时前贺涵发来微信,航班正点起飞,麻烦给他留口饭。家里横竖就他自己,陈亦度开着音响,热火朝天地收拾屋子。换上新洗的床品和浴巾,又叫了他和贺涵最爱吃的那家肥肠面。

李熏然游魂似的飘进来,脸色惨白,也不知道刚受什么刺激了。陈亦度看见他很高兴:“吃饭了没?没吃过来一起。”

李熏然一眼没收住,看见面条上码的肥肠,捂着嘴奔向洗手间,撕心裂肺的干呕止都止不住。

陈亦度很委屈。面条招你惹你了?我的口味有这么清奇吗?

李熏然实在没办法,鬼知道他这几天品鉴了多少支离破碎的尸体和内脏。

吃饱喝足,陈亦度窝回沙发上刷手机,贺涵刚来信儿已经上了出租车。机场离着挺近,晚高峰四十分钟也能到家。可他综艺节目都看完,一个半小时过去了,门口依然没动静。 

给贺涵打电话过去,关机。

陈亦度的心脏就快从嘴里跳出来。

他是学美术的,想象力本就丰富,脑补的画面要多惨有多惨。想转移注意力看朋友圈,好死不死刷到一个同事刚发的视频。

“有辆出租车在机场高速撞到护栏起火,往来机场的朋友们记得绕路。”

陈亦度耳边嗡的一声,冷汗顺着额头涔涔往下冒。

一定不是他。贺涵就是堵在路上,手机刚好没电,也许碰上交通管制……

他试着冷静下来,可完全做不到。浑浑噩噩出门,又不知道要去哪儿。

陈亦度会抽烟,但没什么瘾。兜里是不知道谁放在玄关的半盒玉溪。他坐在小区门口的路灯底下,细微火光明明灭灭。

电话一个个打出去,“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响了几十遍。

一个莫名的声音在他脑子里盘旋环绕:陈亦度,你是不是后悔了?

摁灭第四个烟头,不远处传来行李箱在地上滚动的声音。陈亦度不敢看,他怕那人不是贺涵。

声音慢慢走近,他低着头,颤抖得厉害。一个高大的影子盖住灯光,黑色休闲皮鞋尖踩在眼前。

“吓死我了。你跟这儿干嘛呢?”

是贺涵的声音,听着好像挺生气。

陈亦度抬起头,那人疲惫的脸撞入视线。他眼眶发热,声带好像都不是自己的。

“我来接我的点心。”

36.

直到进了家门,陈亦度才又开口说话,声音冷得像一把寒冰利刃。

“为什么路上耽误了这么久。”

贺涵挂好外套:“从机场高速就开始堵,那师傅又是个新手……别提了,撞邪一样。”

“手机怎么关了。”

“嗨……充电宝落在飞机上了。”贺涵有点诧异:“你给我打电话了?有事儿吗?”

陈亦度火气蹭的窜上来:“没事儿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你知道我打了多少吗?我在朋友圈看见机场高速有辆出租车撞到护栏上,车都烧没了,我……”

喉头酸得厉害,他觉得自己马上就忍不住眼泪。转身要上楼,却被贺涵从背后一把抱住。湿漉漉的嘴唇贴着他的耳朵:“对不起……我真的没奢望你会给我打电话......”

贺涵把陈亦度的身体扳过来,额头抵着额头。

“陈亦度……你是不是后悔了?后悔没和我说过,其实你有多爱我?”

回答他的,是长久的沉默,和两片冰凉颤抖的嘴唇。

行李箱倒在沙发旁,满满一袋子稻香村被扔在玄关的地毯上。陈亦度捧着贺涵的脸拼命吻。辗转纠缠的站不住,又被贺涵一把捞住屁股往身上挂。

洪水猛兽一样的欲//望。他们再也无力招架。

37.

李熏然缓过来点,终于觉得饿。他听到贺涵回家的动静,出来打个招呼问要不要一起叫外卖,还没开口就被眼前的交叠的身影震惊了。

他甩上房门,蹿到床上翻出手机,在六个人的微信群里发了一句。

“陈亦度,KO。”

不一会儿凌远回:“被谁?”

李熏然白眼都快翻到后脑勺里:“还能是谁?难不成是我?”

赵启平:“也不是我。”

庄恕:“更不是我。”

入夜时分,群里多了两条信息。

贺涵:“凌远你有没有脑子。当然是我。”

陈亦度:“……”

38.

他们确实在床上折腾了很久。

陈亦度已经做好了准备迎接疾风骤雨。可贺涵慢慢地,细细地,吻遍他身体的每一寸。指尖温柔,就像抚摸一个漂亮脆弱的青花瓷瓶。直到自己从里到外都点着了,又湿透了。

他小声催促,贺涵抵上滚烫的东西,又用他最招架不住的气音轻轻问。

“你是不是有话要问我?”

低沉的音符从耳道钻进心口。陈亦度点头,又摇头,眼泪噼里啪啦往下砸。

贺涵看进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陈亦度,自从你拉开椅子坐到我对面,我这双眼睛就再也看不见别人。”

“你道听途说的那件事,根本没有发生过。”

“你信不信我?”

陈亦度抱着他的脖子,一开口全是哭腔。“我信你。贺涵……我信你……”

“对不起。”

贺涵用嘴唇衔住他,咬牙挺//身顶了进去。

陈亦度圆润的指甲,陷进他的皮肤里。

疾风骤雨终于来了。

39.

凌远和庄恕从外地回来,一屋子中青年精英的生活总算是各种意义上步入正轨。六个人分别霸占三层楼,小日子过得有声有色。庄恕扔了卧室的上下铺,和赵启平认认真真挑了一张结实又好滚的King size。没过俩礼拜,贺涵来敲门,问他那床是在哪儿买的,再买张一样的能不能打折。 

因为他和陈亦度已经快把现在睡的那床架子摇塌了。

凌远听说这事儿,决定加入团购。三蹦子把所有旧家具都拉走,李熏然在门口欢喜目送,突然想起来他们扔的都是明诚的东西。

他头顶卷毛都炸了,回去翻箱倒柜找出新家具的收据。有朝一日向诚诚哥力证是多么的贵,或许能得到些宽恕。

转念一想,如果诚诚哥知道他房租没怎么敛上来,还把自己赔了个底儿掉,大概真的会徒手撕了他。

李熏然后背直冒凉气,好像都能感觉到不远处那双锐利的圆眼睛。

Mings are watching you.

40.

陈亦度从父母家回来,大包小裹带一堆好吃的不说,还顺来一台别人送给他爸的家用KTV点唱机。某个六人难得聚齐的周末,他和李熏然赵启平撒了欢儿,举着话筒在电视前面又唱又跳。热门排行榜唱下来,又开始找那些稀奇古怪的歌单。其中一个叫《娱乐圈十大未解之谜》,仨人看一眼全笑趴了。

  是谁在敲打蔡琴的窗?

  是谁给韩红带来远古的呼唤?

  是谁抢走了潘玮柏的麦克风?

  是谁在白娘子的耳边说爱我永不变?

  周杰伦焚香感动了谁?

  王力宏在花田里究竟犯了什么错?

  ……

中年打call队端坐在沙发里,看着满地打滚儿的小朋友,三脸懵逼。

闹着闹着夜已深,两边协商,再唱最后一首。年轻人已经满头大汗,小脑袋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又在屏幕前面捣鼓。清脆婉转的钢琴声飘出来,他们三个齐刷刷转过身,看着自家爱人的眼睛,收起所有笑意,唱得认认真真。

   “做你的男人 24个小时不睡觉 

    小心翼翼的保持 这种热情不退烧 

    不管世界多纷挠 我们俩紧紧的拥抱

    隐隐约约我感觉有微笑 藏在你嘴角……”

有人在唱,有人在听。字字词词,全是他们心底的期盼和承诺。

唱完最后一句,他们放下麦克风,三双圆眼睛里满是泪意。

歌词是什么来着?

   “就算没告诉过你也知道

    下辈子

    还要和你遇到……”

好不好?

当然好。

---------------------------全文完-------------------------

PS. “娱乐圈十大未解之谜”的梗来自:明星大侦探第三季05期NZND之岁月无情

矮马这个乱七八糟的脑洞总算填上啦!罗里吧嗦又写了两万多字我也真是醉了……实在是没想到,拖了这么久才更新,真的很抱歉。

第一次写多cp的文,有点混乱,谢谢姑娘们的鼓励和包容。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祝姑娘们都有不留遗憾的2017,和充满希冀的2018!

鞠躬!!

评论(40)

热度(507)

©灰灰 / Powered by LOFTER